文章

我的替烟经历分享

作者:李威
85后,雅思培训老师

 

        我是一个85后,不知不觉已经让时代脚步推着走过了而立之年,也不知不觉地发现,已经抽烟15年了。回想起第一次抽烟,还是在高三,走出宿舍,被一个刚刚利用寒假去北京新东方学习英语时学会抽烟的同学建议,在准备进教室前和他一起去厕所学会了抽烟,之后便是一节课的呕吐。但从那时起,从开始的新鲜、装酷、故作另类,到后来的解乏、提神、提高工作效率,慢慢地,我发现,我的烟瘾真的不小,而帮助我学会抽烟的我的同学,这么多年了,他却在抽烟这件事上收放自如。

  • 我和香烟的故事

高中毕业那个肆无忌惮的暑假,我和朋友享受着一天一起凑钱买的软白沙;大学在北京喜欢中南海的特殊味道、白云和白红塔山的搭配;工作后习惯12元一包的红南京。但是烟瘾始终很大,基本上在我抽烟的15年里维持在一天一包的水平。大学认识了当时的女朋友,第一次尝试戒烟,结果就和几乎每一个想要硬戒烟的人能想象到的一样,之后也因为工作、结婚、孩子分别尝试过戒烟,但寸步难行,一次一次沦为家人的笑话。

我现在是一名雅思培训老师,在面试教育机构的时候,三轮的复试校长提出了质疑:“你身上怎么这么大烟味?”当然,这个细节并没有影响面试的结果,但它再一次让我意识到了烟对我的影响,我也再一次想到了戒烟。在之后工作中,上课期间保证学生不会闻到我的烟味,但在无数个需要熬制最美的夜才能够完成备课的夜晚,我的烟瘾也随之增加。

2019年,学校年度的员工体检,结果中三项指标的医生建议都是戒烟,我慌了,也暗自下定决心,这次,真的要戒烟了!

  • 我的替烟经历

“硬戒”

我是个罗粉+锤粉,作为80后,听着老罗的新东方语录,一路关注着老罗的锤子手机,也在iPhone和锤子手机之间徘徊过数次,但最终看见了锤子手机的无奈。However,正在我看着我的体检报告发呆的时候,我关注的罗老师在微博上和两个香薰器的初创品牌互动频繁,两个公司的CEO分别是锤科的前员工。这个跨界创业,让我对香薰器再次产生尝试的兴趣。因为在我大学期间,我妈妈为了让我戒烟,曾经给我买过最早的香薰器,但不论效果、解瘾、外观、味道,都和戒烟没有关系,在新鲜感过后,就躺在抽屉里,最后进入到垃圾箱。

因为之前的这段对于香薰器不好的体验,我并没有因为锤粉的身份就冒然尝试,而是从“硬戒”开始,而这次,我的信心是体检报告的敦促和身体健康的时不我待。看着“戒烟军团”app里的各种方法,每次烟瘾来了,就想办法转移注意,起初的两天,真的是靠毅力在支撑,但是这种支撑,太容易崩盘了。工作、家庭、任何事,有情绪上的波动,有压力,这种支撑都变得更难。最后,我现在都忘了当时复吸是因为什么了。

“还是老罗吧”

随着“硬戒”的再一次失败,我重新对香薰器报以希望,我心想时隔多年,香薰器的发展再加上这次戒烟的决心,值得一试。在两家创业公司之间,我选择了有代言人的那个。2XX的套装,额外赠送一盒香薰油罐,也就是我有6个2ml的罐,看着宣传,一个约等于3-5包烟。初上口,完全不像我多年之前的香薰器的感觉,我指的是,我比较轻松地就一天没有抽真烟!它能解瘾!其实烟民应该都懂:抽烟上瘾于尼古丁,但却死于焦油。2019年这一波香薰器的宣传,其实后来我明白了,是从游离基到丁盐的升级和发展实现的,也就是现在的小香薰器+丁盐。

        我兴奋了!我戒烟了?

其实不是,是香薰油中的尼古丁还在,但是这种吸入和吸收的上头感觉,基本和真烟差不多,再加上戒烟的决心,说实话,这次成功的让我觉得很轻松。后来我知道,这叫替烟

但是!我一个星期多一点,就把298的新手套装抽完了。我又去实体店买香薰油罐:99元三个!按照我新手套装的速度,这一个月就基本上需要300-500!我抽不起。但是又兴奋和希望能够短期内通过它替代甚至戒断香烟,我甚至一度可笑地去时不时结合抽烟,来达到节省香薰油罐的目的。最后,因为成本的考虑,再加上寒假工作量的高峰,频繁的白天满负荷上课,晚上熬夜备课,老罗这条路,我走不下去了,再次复吸。这时,是2020年1月下旬,我又过了一个生日,我的烟龄又涨了一年,但更让人猝不及防的是,疫情来了。

“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路?”

疫情来了,对于我的工作来说,就意味着春节假期之后的寒假高峰期也变成了“假期”,原来的讲台上的段子手,突然变成了主播:在家办公 + 视频授课。就这样,疫情把我、妻子、儿子、和儿子姥姥“困”在了家里。在云办公和一家人的其乐融融之后,和我们逐渐适应了的春节后时期生活格格不入的就是:抽烟。我再次把戒烟或者替烟提上日程。

寒假过后,我的线上课程渐少,我就又开始香薰器的探索了。

① 继续之前的设备。9X的价格不变,我是否可以更加克制?我又购入了两盒,结合适当的抽烟,不去想着彻底戒烟而引起或激发更大的心理不舍反而增量,我坚持了一周。第二周,我停下香烟,开始完全靠香薰器,也没有问题。第三周,香薰油罐用完了。这时我计算了下,一个月仍然需要400+,且这个月其中一周我还抽了真烟。问题依旧。

② 继续之前的设备,寻找更低价的货源。通过微信、微博、知乎、今日头条,在找之前设备微商的同时,我发现了小香薰器的各种品牌,我开始从外观、香薰油罐含量、尼古丁含量、价格等方面,结合之前我的消耗速度进行比对,再结合B站搜索能够找到的测评视频帮助做购买决定。就这样,找到了SpiXXXX(超大一次性)和某主持人代言的深X预注油的小香薰器。结合计算,我在等快递的那三四天里,比较心满意足的继续搜索着看以上两个产品的测评和文章。

③ 意外发现。几乎是我收到某主持人代言的设备的同时,我通过其他视频播放结束后的推荐,点开了老许。我看的是Marsupod,也就是马苏盒子的测评。视频的质量,UP的谈吐,里面的名词,替烟的效果,让我很感兴趣。之后加了UP的微信,询问我目前的设备建议时,他的回复是:预注油我抽不起。这也是我一直在折腾的原因,因为超过了我对替烟成本的预算而让替烟不可持续,从而反复真烟。这时,我觉得我发现了新大陆。

“可持续的替烟路”

这部分,请允许我打破之前的流水账的时间轴而采用倒叙的方式。

 

盐打分,就是我发现的新大陆,而不知不觉,在兴奋和不断学习中,已经过了30天了。

好,回到流水账:

  • ①马苏盒子 + Prime 15。按照我的烟瘾和前一阶段的替烟实践,除了初始买设备的成本,后期算上盐罐(4个/月,但肯定用不了,UWELL系统的盐罐长寿命让人觉得安心)和一瓶30ml的香薰盐,可持续的成本一个月不足200,这首先满足了我这一轮替烟的目的:省钱,不能因为戒烟,花掉比抽烟更多的钱。更重要的是:健康,减害90%以上(因为雅思教学的缘故,我比较信赖BBC系列纪录片的科普和研究思路,纪录片有关于香薰器的专题研究)。而且,在可持续和健康的基础上,这个代替的过程,还可以很享受:一是口味上的,二是不用“节省”而产生焦虑,不焦虑,抽烟、替烟、烟瘾这件事就会逐渐在生活中淡化。Prime 15在马苏盒子上的表现,一口惊艳!解瘾和口感和之前的预注油的盐相比,用老罗的话,叫dramatically提升,对于我来说,是90%以上的还原了我抽烟的习惯和感受,三口解瘾,其实我的用量比预计要少一半左右,也就是说,比我预计的一天1ml,一个月一瓶盐要更持久更经济。在一周之后,我老丈人(40年老烟枪,一天2包烟)也一口惊艳,我也给他配齐了一样的马苏和Prime 15。
  • ②担心成为蒸汽舌头。我很担心把Prime 15抽腻了。这期间我每天还会看香薰器的视频,当然,老许的B站和微博视频我已经刷完了。在口味上,我了解到大致分为烟草、薄荷、水果、糕点。跟着FAQ的建议,我排除了水果和糕点,结合平常抽烟的习惯,还是想找到烟草口味的Prime 15的替代,尝试了Rope Cut Skipper。很香,不腻,盐罐没有浪费,替换使用。
  • ③更多设备。口味的切换开始是以天为单位的,但后来时不时,在某种心情下,就格外想尝试另外一个,所以,我入手了其实第一次在盐打分上种草的设备:飞行员。我老丈人的白色马苏换了我。
  • ④尝试薄荷。因为之前抽烟,也会偶尔抽万宝路的爆珠。
  • ⑤没忍住还是买了外观最喜欢的般若和MOTTO的觉醒薄荷长期搭配,真的是太喜欢这个工业设计了,还买了小丑的art panel,仍期待后续的棉芯pod。
  • ⑤心心念念的经典翠贝卡。在看了更多的测评和文章后,我十分期待翠贝卡的口味,在下单时,也没有忍住销量暴崩的KOKO的诱惑。
  • ⑥我知道,这一个月的花费,早就超了。但是后续的可持续性,和发现新大陆的兴奋褪去,让我知道,我仍是理智的,而且我还有一个任务,就是帮助老丈人找到除Prime 15之外的另一款盐。蒸汽工匠的薄荷醇,原话:“许哥,你真的推荐到我心缝儿里了!”老丈人不喜欢翠贝卡,不喜欢凉薄荷,老烟枪的内心,虽然替烟成功,但还期待烟草味。我告诉他,这些进口盐,老外不懂中国的烤烟,不要太追求烤烟,只能无限接近。VA的薄荷醇,不凉,够劲,击喉感甚至强于超级盐的Prime 15,还带有淡淡的薄荷叶子的香味,正是这种草本的味道,解决了老丈人的需求,我也很喜欢。
  • ⑧分享。就像现在,我在码字的时候,过去的这一个月的喜悦和兴奋,我希望和同样面对戒烟和替烟的每一个人分享我的经历,我也已经和身边的亲人,朋友,同事分享了这一份喜悦,和相比香烟更健康的选择,我也已经帮助了身边除老丈人外的另外两个朋友成功的替烟,并真正做到远离香烟,远离并永远拒绝那一根折寿11分钟的燃烧烟雾。
  • 改变

这些改变自马苏+Prime 15之后的1-2天就已经开始了:

  1. 慢性咽炎的症状没有了,早晨刷牙的干咳消失,立竿见影。
  2. 不用担心二手烟的伤害。
  3. 身上和物品上的烟味没有了。
  4. 疫情期间戴口罩口罩里的口臭味没有了。
  5. 更加自信脱离香烟的心理优势,这对于后续逐渐减少香薰器的用量直至彻底阶段尼古丁,有着关键作用。
  6. 身体状态、精神状态有好转。
  7. 生活的状态和希望,包括家人对于我终于“戒烟”的喜悦和鼓励变多了。
  8. 更多长期才能体现的优势,非常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看望B站上BBC的地平线纪录片,健康,是一切的基础。
  9. 对于设备和盐的购买和经济上的节制,其实我现在回看,有冲动,有浪费,但是现在已经能够平静,在了解了这片新大陆之后,我知道了我错过了大烟雾时代,我知道是丁盐带来的如此体验,我知道未来趋势是小香薰器替烟,我知道我对机械杆、调压盒、雾化器有点曾经的情节,我知道业界的一些大品牌和展会呈现的时尚属性,我知道成千种的口味选择。但是,我更知道,替烟和经济持续的健康,才是初心,最终戒断尼古丁,方得始终。
  • 感谢

感谢老许,是我过去这半年戒烟替烟路上的最关键时刻的引路人。

感谢科技,让香薰器的替烟能力真正让更多人感受到。

感谢屏幕前的你,有耐心看完我的流水账,希望替烟戒烟路上,你我并不孤单。

文章转载自:蒸汽新势力

据国内出口数据统计,2018年的全球香薰器市场规模预估为220亿美元,且预计接下来的4年间每年会成长19.9%。健康意识的觉醒、相关商店和特约商店在某些城市愈来愈普及,都是造成今日香薰器市场壮大的原因。

但谈到健康意识,香薰器真的比较健康吗?许多研究试图解释这个问题,但研究背后的出资者不同,往往就可以得到不同的结论和说法。而科学社群对于这样的说法是否真实,亦有许多争辩。

近期,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(FDA)特别委托美国国家学院(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,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)专案小组,分析所有有关香薰器与人体健康问题的研究,厘清哪些研究是确定的,哪些很牵强,又有哪些是根本不存在的。

美国权威分析终于出炉!香薰器有潜在健康风险,但危害远低于传统卷烟!

美国国家学院是美国最高学术团体的总和,对美国及世界的科学研究、技术创新和科学技术政策具有广泛的影响力。美国国家学院是一家私有、非营利性质的机构,对最具威胁的国家挑战提供专业建议,并塑造健全的政策,告知公众舆论,推动科学、工程和医学的发展。

 

这项名为“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of E-Cigaretts”的研究始于2018年,而且相关报告已在近期经递交给FDA,承认香薰器虽然有潜在风险,但危害却远低于传统卷烟。

 

1
尼古丁与成瘾性
有实质性证据显示,香薰器还是会让人成瘾的。而在尼古丁的暴露程度,则依照不同牌子的香薰器、 香薰器香薰盐以及吸烟者的习惯差很大。
不过,美国国家学院报告说,实质性证据显示,香薰器还是会让人吸进尼古丁,而且量跟吸传统香烟不相上下。中等质量证据(moderate evidence)显示,依赖香薰器的风险和严重性,比依赖传统香烟轻微许多。
2
有毒物质
传统香烟严重威胁人类健康,其中最大的有害来源就是燃烧烟雾、焦油和一氧化碳。确定性证据指出,大部分香薰器也会释放出各类不同的潜在毒物,导致室内空气的颗粒物浓度增加。
但尽管如此,证据显示与卷烟不同,这些颗粒物在几分钟之内就会散去,香薰器所含有毒物质的种类和浓度都少于传统香烟。
依照研究证据的坚实程度来看,虽然香薰器绝对会增加室内空气中的悬浮微粒和尼古丁浓度,但在大部分情况下,香薰器使用者所接触到的有毒物质,大幅低于传统香烟。
此外,有证据指出,香薰器中的镉低于传统香烟。镉可以经由呼吸及肠胃系统进入人体,经由肠胃道进入人体的镉会有6%被吸收,而经由呼吸道进入人体的则高达50%会被吸收。由于香烟中含镉,所以常有洗肾患者因肾功能丧失,无法代谢吸烟时所吸收的镉而导致死亡。
3
人体健康影响
美国国家学院专案小组审视多份香薰器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,包含心血管、癌症、呼吸道疾病和口腔疾病。结果发现,不同研究对香薰器与人体健康的说法,高达20种。
美国国家学院释疑指出,透过香薰器吸进尼古丁会导致心跳加快、血压升高。但目前没有足够证据显示,这会对长期的心跳、血压和心脏功能造成影响。截至目前,也几乎没有案例证实,香薰器最终是否会让人罹患癌症或呼吸系统疾病。
当然,也有学者认为香薰器与引起癫痫发作有关,但值得注意的是尼古丁在某方面含有抑制神经的作用,因此到底是否会引发癫痫,可能还需要大量的研究才能评估。
4
降低伤害风险
确定性证据指出,完全性的以香薰器取代传统香烟,可以降低使用者接触到许多化学物质和致癌物质的机会。
美国权威分析终于出炉!香薰器有潜在健康风险,但危害远低于传统卷烟!
另一方面,最近的一篇研究也显示:每日使用香薰器,有助戒烟。
这项研究发现,以成人吸烟者而言,每天使用香薰器的人,两年后戒烟成功的机会比不使用香薰器的人高出77%。但即使对戒烟有帮助,该论文的研究员也强调:“仍然需要医生和专业人士的监控,以防止长期复发。”
这篇发表于期刊《Nicotine & Tobacco Research》的论文,使用约8,200位成人的数据,他们都是“烟草及健康人口评估研究”的参与者。每位参与者都会提供健康、生活型态和烟草使用数据,并在1至2年后向研究者更新他们的烟草使用状况。
虽然研究之初,仅3.6%的吸烟者表示会每日使用香薰器,18%表示偶尔使用。但研究者发现,在研究结束之时,这一小群每日使用香薰器的人,比偶尔使用或完全不使用的人,更有机会完全戒除传统香烟。
每日使用香薰器的吸烟者中,11%在两次后续调查中表示已经戒烟,总体而言比例并不高,但也比不使用香薰器者的比例(6%)高出许多。
研究者发现,偶尔使用香薰器,与戒烟机会较高不具相关性;这可能是因为,偶尔使用香薰器的人并没有想要借此戒烟,也可能是因为没有持续使用,无法满足他们对尼古丁的渴望。研究作者推测,过去的研究并未发现使用香薰器和戒烟的连结,或许就是因为没有考量每日使用和偶尔使用的差异。
此外,部分公共卫生专家担心,以香薰器维持摄取尼古丁的习惯,可能会增加戒烟者再次开始吸烟的机会,本月稍早的研究也支持这种说法。
但前述的新研究中,每日使用香薰器的人,重拾吸烟习惯的机会,仅略高于不使用香薰器的人;一年后戒烟、但在第二年重拾吸烟习惯的比例,香薰器使用者约为4%,非使用者约为3%。
美国权威分析终于出炉!香薰器有潜在健康风险,但危害远低于传统卷烟!
总的来看,香薰器危害远低于传统香烟,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。
正如研究所述,许多烟民还是有同时使用传统香烟的习惯,因此风险可能更增一层。不过,这项研究还是替香薰器提供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,证明香薰器在减少吸烟比例方面,有机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此外,对于香薰器的“门户理论”,美国国家学院强调,目前还没有研究证实香薰器会成为烟草的入门消费品,但令人担忧的是,也没有证据表明使用香薰器不会去使用烟草产品。所以业者和监管单位还是要将重心放在如何做好青少年防治上。
换句话说,如果你是烟民,从目前各方的研究结果来看,它不仅能有效辅助你远离传统烟草产品,一方面还能避免传统卷烟所造成的潜在风险。但如果你不是烟民,或者你是青少年,那么就请你远离香薰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