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7-19 北京第一稿
2019-7-20 北京第二稿

16年底,我回到阔别已久的深圳,再次拜访了著名的华强北电子一条街。曾经代表我国手机数码产品市场指标的华强北,竟然被香薰器所占据。看着那些可疑的瓶瓶罐罐,我不屑一顾。

一看那些东西,就知道肯定是化学勾兑的,不健康!还不如抽香烟呢!
当时的我,和其他普通人一样,也是这么简单的给香薰器盖棺定论。

深圳之行还没过去1个月,在一天早上,我在洗手间里咳嗽,发现带血丝。因为特殊的原因,我抽了大概7年的劣质烟草,患上了咽炎,但是这是第一次发现血丝。我的内心是恐惧的:我该不会就要死了吧!就那么一瞬间,我决定要戒烟了,香薰器这个名字,一下子又闪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我天生就是个怀疑者,凡事总是先考虑最坏的方面。关于香薰器的信息检索,我是不会相信百度的,所以我查阅了国外关于香薰器的相关信息。一番研究之后,我发现香薰器原来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的,他比传统香烟要健康得多!

在一番学习研究了解之后,我通过武汉当地的一家香薰器店铺,入手了一套街机:克莱鹏太堡垒,梅林雾化器,棉花,发热丝,工具,香薰盐,林林总总一大堆,花费了大概800多元。

我陆续的更换了各种香薰盐和盒子,雾化器也尝试了当时主流的各种大烟雾,口感,DIY加上成品。不得不承认,与2018年之后出现的尼古丁盐技术相比,当时的游离基香薰盐解瘾力实在是太低,但凡有一点烟瘾的人,都很难通过当时的香薰器获得满足感,更不用谈完全替烟了。

在这期间,我也尝试过朋友的IQOS加热不燃烧系列,除了薄荷口味的还能勉强一抽,其他烟弹给我的体验都不是很好,并且成本比抽传统香烟要贵太多。重要的是,虽然他比燃烧型的香烟危害少了一点点,但是也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,依然会有强致癌物焦油。所以我很快放弃了IQOS之类的加热不燃烧系列。

我以为抽香薰器可以减少香烟的用量,至少当时的我是这么期望的。可是很遗憾,我不仅没有减少香烟的用量,而且还增加了香薰器这一项开支!这是我始料未及的!

时间很快来到了2018年初,我做了一个决定,离开了武汉,前往云南瑞丽,与我随行的,是一套ASPIRE的EVO75鹦鹉螺套装,还有几瓶HALO的6毫克15任。香薰器,已完全沦为了在香烟之外的额外玩具。也是在瑞丽,因为VGOD的STIG的推出,我决定尝试一下尼古丁盐。虽然我在17年就已经知道了这种东西,但是当时国内市场上,几乎没有任何相关的产品,唯一的一个品牌MR.SALT,30毫升售价198,购买者寥寥无几。

当我抽了STIG第一口之后,我震惊了!我当时清晰的认识到:尼古丁盐是革命性的发明,它将完全改写香薰器这个行业,它的完美替烟能力让电子“ 烟 ”从年轻人的个性玩具变成了真正的香薰器!

几乎就在使用STIG的当天,我搜索了目前国内市场上能够买到的所有尼古丁盐香薰盐。毕竟一次性的费用太高,我抽不起。当时市场上的尼古丁盐香薰盐一共只有不到5个品牌,其中还有2家是自调的。或许有其他的,但是当时我能找到的就5个!于是我把它们全部都买了,一个一个的尝试。

也是机缘巧合,当时正在给朋友拍广告,摄像设备也有,于是我顺便把这几个香薰盐的使用体验,拍成了VLOG,发布到了网上。很快的,ASPIRE推出了搭配尼古丁盐专用雾化芯的BREEZ 2 ,随后其他的尼古丁盐设备,香薰盐,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的推出市场。。。 。。。

2018年6月份,通过一个影视项目的邀请,我来到了北京,到了那个时候,跟风的尼古丁盐产品层出不穷,换标的香薰盐也是陆陆续续。

2018年8月份,曾经的游离基香薰盐时代的经典美油品牌HALO,也顺应市场的需求,推出了ULTRA SALTS 超级盐系列,沿袭了传统的翠贝卡焦糖烟草,15任总统可可烟草和绝对零度薄荷这3个经典口味!

在当时国产丁盐普遍虚标的情况下,超级盐完全竖立了尼古丁盐解瘾能力的标杆,到目前为止(2019年7月19日),仍然无法被超越!

毫无悬念的,超级盐成为了我的口粮,在这之前,我是薄荷控,最爱的是ZENITH的薄荷爆珠!

从2018年3月份第一次抽尼古丁盐香薰器开始,到今天(2019年7月),我一包香烟没有买过。只是偶尔在老板办公室和家里喝茶谈事的时候,应景陪抽1支,且很少入肺。

以上就是我的香薰器替烟经历,再次感谢尼古丁盐的发明!也希望你们也能一起分享成功的尼古丁盐替烟经验!

3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